“十三五”我國小水電的機遇與挑戰--水輪機|水輪機廠|電機|電機維修|水輪發電機|水輪發電機維修|修理電機|水輪機制造|水利發電設備|水輪機轉輪|水輪發電機|水輪發電機組||水輪機調速器|混流式水輪機|沖擊式水輪機|軸流式水輪機|斜擊式水輪機|小型水輪機|水輪機修理|水輪機維修|-峨眉山建南水電設備制造有限公司

<pre id="dv8hg"></pre>

<track id="dv8hg"></track>

<td id="dv8hg"><strike id="dv8hg"></strike></td>

<td id="dv8hg"><strike id="dv8hg"></strike></td><table id="dv8hg"><ruby id="dv8hg"><b id="dv8hg"></b></ruby></table>
  • <table id="dv8hg"></table>

      • 您好,歡迎來到峨眉山建南水電設備制造有限公司
      • |
      • English 中文
      • |
      • 0833-5389733

      “十三五”我國小水電的機遇與挑戰

      最近公布的《水電“十三五”規劃》(簡稱《規劃》)提出,“要按照流域內干流開發優先、支流保護優先的原則,嚴格控制中小流域、中小水電開發,保留流域必要生境,維護流域生態健康。

      水能資源豐富、開發潛力大的西部地區重點開發資源集中、環境影響較小的大型河流、重點河段和重大水電基地,嚴格控制中小水電開發;開發程度較高的東、中部地區原則上不再開發中小水電。棄水嚴重的四川、云南兩省,除水電扶貧工程外,‘十三五’暫停小水電和無調節性能的中型水電開發?!?/span>

      《規劃》更加重視小水電開發中的生態環境保護

      看到《規劃》強調要在生態保護的前提下開發小水電,有人就以為,我國對小水電的態度已經發生了變化。其實不然,2016111日,第七屆“今日水電論壇”在杭州隆重召開。水利部部長陳雷出席論壇并作題為《綠色能源與可持續發展》的主旨講話。他指出,近年來,全球資源危機、環境惡化、氣候變化等問題日益突出,能源供求關系發生深刻變化,大力發展綠色能源成為國際社會的普遍共識。

      中國政府堅持“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和“節約、清潔、安全”的能源戰略方針,加快推進能源消費革命、供給革命、技術革命、體制革命,全方位加強能源國際合作,著力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現代能源體系。

      關于小水電,陳雷部長提出了推動綠色能源發展四點倡議:

      一是全面落實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能源目標。推動各國政府采取有力措施,大幅提高可再生能源在全球能源結構中的比例,確保人人都能獲得安全可靠、經濟可行的現代能源服務。

      二是著力加強綠色小水電等領域技術交流合作。強化各國之間清潔能源的技術交流、項目合作、聯合研究和人員培訓,積極拓寬國際綠色小水電發展路徑,促進全球小水電的持續健康發展。

      三是不斷加大綠色能源南南合作力度。加大對發展中國家的資金和技術援助,鼓勵和支持發展中國家本著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則拓寬水電等綠色能源合作領域。

      四是充分發揮國際小水電中心的作用。不斷提高國際小水電中心的能力和水平,繼續深化發展中國家、發達國家和國際組織間三方合作的經濟技術合作模式,引領國際小水電行業發展的潮流和趨勢。

      聯合國工發組織執行干事菲利普˙蕭特斯也指出,小水電不僅是綠色可再生能源,同時也是發展中國家發展經濟、增加就業、改善民生的重要基礎。小水電一直是聯合國工發組織關注的重點領域。

      長期以來,工發組織與中國水利部密切合作,積極推廣中國小水電開發的專業技術經驗,取得了豐碩成果。工發組織愿意進一步加強與中國的合作,通過國際小水電中心這一平臺,創新服務提供和技術援助模式,積極推進南南合作,幫助應對氣候變化,為全球能源發展提供更多服務。

      實際上,《規劃》在強調小水電的生態環境保護的同時也還明確要“支持離網缺電貧困地區小水電開發。重點扶持西藏自治區,四川、云南、青海、甘肅四省藏區和少數民族貧困地區小水電扶貧開發工作,解決當地居民用電問題?!濉陂g,全國新開工小水電500萬千瓦左右?!?/span>

      為了落實好《規劃》,我們不妨把我國小水電的情況進行一下梳理。

      我國小水電概況

      資源

      我國的水能資源理論蘊藏量為年發電量60829億千瓦時;技術可開發裝機容量5.41億千瓦,年發電量2.72萬億千瓦時。其中小水電可裝機約1.3億千瓦,年發電約5400億千瓦時。實際上,這個數字還是非常保守的,我國即將發布的“十三五”水電規劃將披露,我國可開發的水能資源將有10%20%的提高。

      開發現狀

      截至2014年底,全國共有小水電站47073座,總裝機達到7322萬千瓦,年發電量2281億千瓦時。小水電廣泛分布在31個省市,從各省年末發電設備擁有量看,云南省和四川省裝機分別達到1107萬千瓦和1076萬千瓦,位列全國前2名,廣東省和福建省超過了700萬千瓦。全國有小水電的縣共1535個,四川省最多,有157個;云南省117個;湖南省94個;廣西壯族自治區93個。

      我國水電數量多、分布廣,水資源和能源作用重要、巨大。大水電一般只能建在大江大河、水量大、落差高的地方,而小水電則是在全國各地實現調控水資源,是滿足社會需求的主力。目前我國的大型(30萬千瓦以上)水電站約130余座,中型約400座,小型4.7萬座。

      小水電的水庫不一定小,例如北京面積最大的水庫官廳水庫,就是一座小水電。水庫面積可達280平方千米,裝機只有3萬千瓦。

      我國小水電的運行管理

      我國擁有農村水電網的縣427個,其中縣城電網為農村水電網的縣124個,農村水電網供電鄉鎮4912個。2014年,農村水電上國家電網電量1516億千瓦時,上農村水電網電量222億千瓦時,上地方電網電量465億千瓦時。全國農村水電上國家電網平均電價為0.317/千瓦時,上農村水電網平均電價為0.256/千瓦時。

      2014年,農村水電網全年網內發電量達535億千瓦時。農村水電網全年輸出網外電量254億千瓦時,購電量1049億千瓦時,其中購入網外電量527億千瓦時,全年購電的平均電價為0.339/千瓦時。

      我國小水電的歷史作用

      助力貧困山區實現了農村電氣化。1983年,國家啟動農村水電初級電氣化試點建設,在全國范圍內形成了40多個區域電網,600多個縣以小水電供電為主。當時電氣化縣戶通電率從1980年的不足40%提高到2010年的998%,使全國1/2的地域、1/3的縣市、3億多農村人口用上了電,小水電點亮了中國農村。

      我國小水電的經濟拉動作用

      拉動了所在地的內需增長?!笆濉鼻八哪曛醒胪顿Y124億元,拉動農村水電項目完成總投資1400多億元,相當中央投資1元錢,拉動社會投資10元錢。農村水電站發售電總收入4800多億元,上繳稅金400多億元,累計提供就業崗位150多萬個??梢哉f,小水電是我國實施最早、最成熟的PPP模式(公私合營模式)。

      小水電的碳減排作用

      按我國劃分標準,小水電約占水電總量的1/4。根據2015年全球發電量的統計,小水電的減排作用還大于風能、太陽能發電的總合。我國更是如此。

      小水電的綜合作用

      防洪、供水,發電的同時帶動了農村經濟發展,促進了山區脫貧致富,改善了生態環境。例如,全國每座小水電平均擔負著7千畝的灌溉任務。我國很多山區的縣早期的財政收入都是以小水電為主。小水電代燃料,國家給予電費補償。目前,小水電代燃料戶年均可減少電費支出300元。小水電代燃料項目實施以來,解決了400萬農民的生活燃料,每年可減少薪柴消耗670萬立方米,保護森林面積1400萬畝。

      小水電的生態環境作用如何,不用多爭論,我們看看中國或者說亞洲最美的會展場所雁棲湖,那里就是一個叫北臺上的小水電站造就的。2014APEC會議、2015年世界水電大會都在這里召開,小水電的生態效果到底如何,全世界都有目共睹。

      當然,如果對小水電有偏見,我們可以找出成千上萬個小水電破壞生態的反例。但是,結合聯合國對小水電的評價、態度,以及我們所見到的客觀現實,可以確信:小水電本身沒錯,錯的如果不是對小水電破壞生態環境的歸因,就一定是對小水電的管理出了問題。

      由于經濟新常態的到來,我國用電負荷的增長急劇下降。煤炭產能過剩,價格下滑,也刺激了我國煤電建設投資。國家審批權下放,地方增加投資發展經濟的壓力,使得我國煤電出現了非理性的上漲。

      產能過剩與能源過剩

      我國以不到全球1/5的人口,消耗掉了全球一半以上的煤炭。因此,造成了巨大的碳排放國際壓力及全國性的霧霾污染。但是,眼下為了滿足我國高速發展的經濟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我們似乎需要那么多的能源來保障。

      為什么要消耗那么多的煤炭?因為能源供給不足。但在能源供給不足的同時,因為有大量的棄水、棄風、棄光現象存在,我國又出現了能源過剩。對可再生能源發電而言,只有能源的過剩,根本不存在產能過剩的問題(不需要燃料的可再生能源發電:產能=能源)。

      只有對于不可再生能源的發電,產能過剩才不一定形成能源過剩(火電、核電:產能+能源原料=能源)。我國能源緊張,產能過剩,但為了社會穩定,必須讓過?;痣姰a能的國有企業也能“吃上飯”,所以,不得不把一部分過剩的煤電產能轉換成能源,這就導致市場調節的失靈。

      這種市場失靈的負反饋,又使得很多地方政府認為即使產能已經嚴重過剩,但煤電建設也還是能拉動經濟的。所以,為了讓投資拉動經濟,很多地方還在不斷加碼煤電產能。

      我國煤電產能已經嚴重過剩

      目前,我國的火電產能大約過剩3億千瓦(按基本的設計發電能力計算),導致目前我國的電網只有低谷,沒有尖峰。因此,在電網調峰作用巨大的抽水蓄能電站,難以發揮作用,以致建設嚴重滯后,“十二五”規劃的抽水蓄能只完成了一半。

      目前,在我國的火電機組開工不足的同時,棄水、棄風、棄光問題都非常嚴重。對于整個發電行業,已經形成了危機。

      我們不妨設想一下,如果能減掉3億千瓦火電,增加幾千萬千瓦抽水蓄能,我國電力行業和電力供應將是一番怎樣的景象?

      可再生能源過剩是自相矛盾的偽命題

      不能否認,目前無論是我國的產業界,還是學術界,火電派都擁有絕對的話語權。這些經常誤導社會輿論的專家,有的是認識上有偏差,有的則是為了維護本行業利益的故意行為。例如,大家都知道我國的煤電機組的建設水平很高,已經做到比燃氣機組排放還要低的“超低排放”。這只不過采用了過度的治理粉塵和脫硫、脫硝的方法,讓某些煤電機組的粉塵、硫和氮這三項排放的指標低于燃氣機組。實際上,我國的環保標準還不完善,例如,對煤電排放中的汞污染,目前還沒有要求。

      這些抗拒能源革命的人一方面認為,因為可再生能源的供電能力有限,所以,我國以煤電為主的局面還長期不能改變。因此,我國煤電不僅不能逐漸減少、關閉,而且還要不斷增加。同時,他們卻還要不斷地批評在電力市場疲軟的情況下,我國可再生能源發展得過多、過快。但他們就是不肯回答,為何可再生能源已經發展過多,卻還不能改變我國必須以煤電為主的困境呢?

      不夠合理的能源政策加劇了產能矛盾

      世界上幾乎所有的國家都是優先開發利用了水能資源之后,再開發利用非水的可再生資源。只有我國例外,我國不僅同步開發可再生能源,而且鼓勵優先開發非水的可再生能源。

      我們當然不能據此就認為,國家的政策有問題。在發達國家積極開發水電的時候,我國因為沒有足夠的錢,錯過了好時機?,F在,既然我們有錢,我們要想彎道超車,這樣制定政策刺激非水可再生的快速發展,當然是可以的。然而,如果我們在不能壓縮過剩的火電產能的同時,卻強力推行刺激非水的可再生能源的政策,就會有問題。

      我國可再生能源法實行了十年,從該法律的第一條和第二條,我們知道水電不適用可再生的原因,是因為水電開發的經濟性好,不需要國家政策補貼。但從該法的立法目的上看,不需要補貼的可再生能源,絕不是可以不發展、后發展,而應該更優先發展。

      我國可再生能源法中也明確規定,水電如何適用該法的問題由有關部門另行規定。但這“另行規定”至今已經十年之久,仍然沒有出臺。不僅沒有出臺,最近國家出臺的可再生配額制和優先上網的規定,居然還把最重要的水電排除在外。這種對水電可再生能源的歧視政策,造成了在很多地方的電力產能過剩的博弈中,最有競爭力的水電(尤其是民營的小水電)反倒被首先淘汰出局。

      小水電成了產能過剩的犧牲品

      煤電由于其巨大產業鏈以及原料的可儲存性,在發電時間上,可以人為控制,所以,不僅一些依靠煤炭財政的地方政府對煤電寵愛有加,而且,對供電安全負有責任的能源主管部門和電網企業也希望多一些煤電。加之政策上的偏差,同樣清潔可再生的水電卻必須排在比其性價比差得多的風電和光伏的后面。

      所以,目前我國西部的一些省份,已經出現了讓人難以理解的最具競爭力(便宜)的小水電首先成為電力產能過剩的犧牲品的怪現象,導致不少小水電經營出現了嚴重的危機,資產價值已經被市場嚴重低估。

      受到市場的擠壓和政策的影響,當前我國小水電的運營確實存在著較大風險。不過,風險往往與機遇同在,目前我國小水電的機遇也非常大。

      現實機遇

      水利部對小水電的支持態度是非常堅定的。據了解,很多地方出臺了對小水電的特殊政策之后,水利部都會積極與其溝通、協調,以減少對小水電行業以及我國經濟和社會可持續發展所造成的不利影響。

      在第七屆今日水電論壇上,浙江省常務副省長袁家軍就曾指出,浙江是江南水鄉,水資源是浙江最為寶貴的資源之一。近年來,浙江大力推進“五水共治”,實施水資源保障百億工程和強塘工程等一系列重大水利工程,將水利建設推到了新高度,而且水能資源開發利用也取得新的重要成效。

      袁家軍表示,浙江將以節約資源和生態保護為前提,在提高水能資源利用效率、增加清潔能源供應的同時,統籌考慮流域、區域經濟社會發展需要和水資源、水環境承載能力,兼顧防洪、供水、發電、生態保護等要求,更加重視水電站與生態環境的相容性、協調性,更加重視發揮水電在保障能源供給、優化能源結構中的作用,加快推進建設清潔能源示范省,努力實現可持續發展。

      國際社會對大水電的生態環境作用,曾經發生過動搖,曾一度把大水電排除在可再生能源之外,但是,對小水電的肯定和和支持態度,從來也沒有改變過。因此,一些地方電網的小水電,如果有了當地政府的理解和支持,完全可以不受外部市場和政策偏差的干擾。地方政府完全可以理直氣壯地站在有利于生態文明建設和人類可持續發展的高度,堅定地支持本地小水電的開發利用。

      前不久看到四川省叫停中小水電的新聞報道。大家可能要問,這與我們地方政府支持和保護小水電的態度是不是有矛盾嗎?其實正相反,筆者認為四川省政府叫停增量的目的,恰恰是為了保護存量。云南省前不久也出臺了相似的文件。以前的水電“西電東送”是國家戰略,可是當這兩個省按照國家的規劃開發了一定的水電之后,“西電東送”卻變成市場行為了。

      政策的微妙變化必然會造成云南和四川兩個省的水電產能嚴重過剩,這個問題如果國家不出面,省一級政府無法解決。所以,在省級政府的權限內,為了對現有的存量水電進行保護,叫停增量是沒辦法的辦法。

      歷史機遇

      全球能源革命的大趨勢難以改變。201411月聯合國發布報告稱:為了避免產生災難性的后果,要求到2100年,全球碳排放為零,以達到全球溫升不超過2攝氏度。隨后,在當年北京APEC會議期間,中美兩國領導人都表態支持,我國承諾2030年前達到排放峰值,2030年能耗降低60%65%,非化石能源比重達到20%。

      20169月在杭州G20會議期間,我國又提交了《巴黎協定》的承諾。根據《巴黎協定》,全球溫升要控制在1.5攝氏度,本世紀下半葉(2050年后),要達到凈零碳排放。這個承諾,要比我國在2014APEC會議期間所提交的承諾又提高了很多。

      查查世界各國的凈零排放的能源規劃,沒有一個國家不是要求完全關閉煤電的。各國的能源革命一般都要分兩步走,從去煤化到去碳化。根據目前的科技水平,一個國家如果不能做到完全關閉煤電(去煤化),《巴黎協定》所要求的凈零排放(去碳化)是不可能的。

      盡管我國至今還沒有正式公布我國的路線圖和時間表,但我國要實現《巴黎協定》,去煤化的任務將十分艱巨。

      我國《巴黎協定》的減排目標,到底能否實現呢?筆者認為是可能的。2014年,在電力市場飽和,全國各地棄水、棄風、棄光現象都非常嚴重的情況下,我國的水電、風電、太陽能等各種可再生能源實際新增的發電量1900多億千瓦時,已經超過了當年我國全社會用電的實際增長量。

      2015年的情況更有說服力。各種可再生能源發電的增加量超過了千億千瓦時,大約是我國2015年全社會用電增量的3倍多。

      這說明:我國繼續注重和支持可再生能源的開發利用,我國已經具備了完全用可再生能源來支持我國經濟和社會的能源需求增長的客觀條件。如果能照著這個路子走下去,只要不讓煤電產能嚴重過剩的魔劍傷害我國可再生能源的發展,繼續加大對我國水能、風能和太陽能等可再生能源的開發力度,實現《巴黎協定》的承諾是完全可能的。

      結語

      未來世界的電力發展方向,無論是智能電網、分布式能源,小水電都將是極其重要的組成部分。

      水電的可調節性是風能、光伏等間歇式能源大量入網的有效保障。水電不僅是重要的可再生能源,還是一些地區調控水資源、發展經濟和保護生態環境的重要舉措。根據中國的資源稟賦,我國的能源革命和全面小康社會建設,水電都將要在其中扮演極其重要的角色。

      總之,筆者認為,我國目前處在能源革命轉型的關鍵時期。此時此刻,小水電確實是風險與機遇同在。不過,小水電的風險,就是我國甚至是整個人類社會的風險;而小水電的機遇,就是我國能源革命和人類可持續發展的機遇。

      艳妇厨房激情

      <pre id="dv8hg"></pre>

      <track id="dv8hg"></track>

      <td id="dv8hg"><strike id="dv8hg"></strike></td>

      <td id="dv8hg"><strike id="dv8hg"></strike></td><table id="dv8hg"><ruby id="dv8hg"><b id="dv8hg"></b></ruby></table>
    1. <table id="dv8hg"></table>